贡嘎 王的觐见_户外

2020-04-09 06:07:17 栏目 : 新闻中心 围观 : 评论

贡嘎王的觐见

鄱湖牧童

那一刻,我升起风马,不为乞福,只为守候你的到来;那一日,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,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;那一夜,我听了一宿梵唱,不为参悟,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;那一月,我摇动所有的经筒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尖;那一年,我磕长头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;那一世,转山转水转佛塔啊,不为修来生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

——仓央嘉措

去贡嘎转山,是源于余秋雨先生说:一年一守望。一生一贡嘎。要么读书,要么旅行,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。余秋雨这段话让“朝圣贡嘎”成为每一个户外爱好者和摄影爱好者的终生向往!

贡嘎山,又称木雅贡嘎,位于四川省康定以南,隶属横断山脉,是大雪山的主峰。周围有海拔6000米以上的山峰45座,主峰更是耸立于群峰之巅,海拔7556米,是四川省最高的山峰,被称作蜀山之王。又称作东方的阿尔卑斯山,因其山地抬升将近5000米的落差,加之变幻多端的气候和陡峭的地形,使其成为一座人们难以触碰的神山,攀登难度高于珠峰。登山界有句名言:有钱可上珠穆朗玛,有再多钱也难登贡嘎。正因为贡嘎难以攀登,“转山”成为朝觐贡嘎最常见的活动,一生中能有缘见到贡嘎主峰,被人喻为“王的觐见”。贡嘎山周围高峰林立,冰尖雪深,卫峰众多,雪山、冰川、温泉、河谷和湖泊,让贡嘎山气势如虹,景色壮美,摄人心魄。在2005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选美特辑里,贡嘎山入选为中国最美的十大名山,排名第二(第一是南迦巴瓦)。目前,除了传统的佛教信徒们转山以外,近年来,前往贡嘎的户外转山者也是络绎不绝,贡嘎转山名列中国十大徒步经典路线之一。

最经典的转山路线是从老榆林电站开始—下日乌且—上日乌且—日乌且垭口—莫溪沟—贡嘎寺—子梅村—巴王海—草科乡结束,这条线被称为“贡嘎大环线正穿路线”,全程91公里。

10月1日第一日

成都—康定—老榆林—格西草原徒步8公里,露营地格西草原海拔3500米。

我们是南昌“驴友”大帅临时召集的户外AA队,共八位队友。分别来自南昌的大帅和牧童、南京的自在和西西、呼和浩特的头疼和饮血狼、重庆的子洵、天津的章鱼。出发前几天就在网上约好了与别的商业队拼车从成都去康定,全队提前一天从各地赶到集合点。包车召集人成都畅想户外领队博奕,租了一辆37座大巴车,他的人不多只有9人。又另约了一队轻装8人,加上我们一行7人共24人(我们有一人提前一天自行去康定,后自行到达格西草原),这样就凑成一辆满载的客车去贡嘎。

南昌 大帅

南昌 牧童

南京 自在

南京 西西

呼和浩特 饮血狼

呼和浩特 头疼

重庆子洵

天津 章鱼

10月1日,早晨6点钟准时从成都市出发,沿成康高速一路西行,避开了国庆节成都出行高峰的堵车,汽车行驶6个小时后到达康定。康定是一座藏区城市,印象之中的康定是情歌的故乡,也是川藏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。这里有浓郁的藏文化和汉族风情,更是康巴锅庄舞蹈文化的发祥地。大雪山融化后的雪水形成的河流穿城而过,街头上藏民、喇嘛、藏文、藏餐等各种藏族文化气息非常有特色。本想在康定补充一些物资,感受一下锅庄舞的魅力。顺便游览这座汉藏交融的城市,大巴车司机不愿停车,我们也只好作罢。

下午12:30时,汽车开到康定老榆林登山点的水电站路口,放下所有人,这是登山路的起点。前方有条上坡土路延伸至山的远方,路的宽度完全可以使小车和马帮通行,进山的队伍多数人租用现代交通工具或马帮运送物资,然后轻装徒步走3公里山路,就可以直达格西草原。

我们一行7人是重装,下车后稍作休整,简单进食了些干粮。为了尽快适应高原的徒步,大家从下车开始,先走五公里土路,再徒步三公里山路,把所有的装备背到格西草原。格西草原海拔3管家婆123彩图 2019500米,是贡嘎环行线上徒步的第一个露营地。

这次重装出行,考虑到贡嘎沿途天气多变,装备带的多也带的全,加上5-6天的食物,背包重约40斤,接近我的背负极限。头疼与饮血狼和自在等人步伐较快,始终走在前面。我跟在队伍的后面20米左右,走得有些吃力,在高原上行走,走几步路大腿肌肉就会酸胀,好像有力使不上的感觉,这是肌肉缺氧所致。从登山点到露营地的八公里适应性徒步,一路走走停停也走了三个多小时。

下午16:00点到达格西草原时,想象中的草原,放眼望去应该是牛马成群,一马平川,广阔无垠的样子美丽极了!我曾在路上给大帅“科普”,什么叫“草原”。可现实中的格西草原是峡谷中的一块洼地,整个洼地不超过50亩大小平坦的地方,周围全是灌木和乱石,连选一个合适的帐篷营地都难,有点“打脸”之感。早到的几个队已扎好了营地,个别商业队还带了大型营地帐篷作为生活起居,甚至还有人带了来煤气锅煮饭炒菜,这让我们这些同行“老驴”有些羡慕。

这次我带的主食是奶茶和压缩饼干,在接下来的五至六天内,正餐食用奶茶和压缩饼干,中餐辅以肉干和坚果作路餐。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用这种饮食方式走高原长线,希望能撑下去,如果能适应,为以后走高原长线减轻食品重量,降低体能消耗大有益处,为经后更长更远的路线穿越成功提供了可行。我的第一天高原晚餐奶茶配压缩饼干,另加几块肉干就饱了,这些都是高热量食物,口感我谈不上喜欢但也能接受。好多人在高原不能进食,致使体能、精力出现不足,致使生病而下撤,是每个登山者不愿接受的结果。

下午17时,太阳慢慢落下山去!温度瞬间降了下来,气温在5度左右,我把羽绒服套上并戴上帽子,防止受凉出现高反。在海拨3000米是高反一个临界点,多数人从平原上到了这个高度会发生高原反应,产生高反的原因主要是身体缺氧所致,表现为头痛和作呕。目前,高反没有什么好的防治方法,做好二点很重要。一是要防止风寒入侵,做好防寒保暖工作。二是防止身体内缺水,多补充水分。

傍晚的格西草原秀丽唯美,向东的方向雪山在阳光的折射下霞光万丈,浓雾像朵朵棉花团似的缠绕在山腰,而阳光垂照下来,云蒸霞蔚颇为壮观!这是一道神奇亮丽的风景线,让人为之惊叹!向西方向五彩缤纷的帐篷与周边美丽的自然风光相互映衬,袅袅的炊烟弥漫在广袤的大地上,马嘶声及河水的流淌声,构成一幅山水画卷呈现在眼前,使人陶醉、忘情…。

此时的我一切动作显得缓慢,觉得有些不适,又添加了衣服多补充了一升水后,身体也好受些!大帅发挥他的专业优势,领我们去参观整个营地的帐篷,并点评各类帐篷的优劣,有的侧重保暖,有的侧重防风,有的侧重透气,有的侧重防雨,不一而足,没有一款帐篷能适合各种环境下使用,我也算长了见识。

19:30分,天色完全黑了下来。商业队的一群年轻人点上篝火,围坐一圈在侃大山。我却有些犯困,想睡觉了。这次携带的睡眠系统是按户外零下15度配的垫子和睡袋,垫子是Sea to Summit极限防潮垫,睡袋是黑冰G700的睡袋。此时的格西草原适时温度不超过5度,钻进睡袋后热的难受,盖被子就热,不盖被子又冷,很难处理好。一直翻来覆去睡不好。下半夜后,帐篷外兴奋了一天的“新驴”们终于安静下来,不再喧嚣和打闹,我也迷迷糊糊的进入睡眠状态。


10月2日第二日

格西草原—两岔河—下日乌且营地—上日乌且营香港挂牌自动期期更新地--徒步17.5公里,露营地上日乌且营地海拔4329米。

早晨5:30睡醒,先在帐篷内收拾好装备。再去河边洗漱,并打来生活用水,烧开后灌入瓶中,以备路上饮用。早餐随便吃了一点东西,不敢吃太饱,否则走不动。

8:15分准时出发时,肩上背包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重,昨日的食物消减丝毫没有减少包的重量,但我浑身充满力量,内心认为接下的路完全有能力去征服。

从营地出发,沿着河流上行,在3500米—4300米海拔距间起伏,全程17.5公里,正常情况下要走7个半小时。

峡谷中渐渐多了些红色的石头,远端的小贡嘎主峰梯次显露出真容。融化后的高山雪水,从雪山上汇集而来,形成喘急的洪流。我们一路听着水声,欣赏沿途的风景同时,体力也在绵绵不断的消耗。

我们这个自由组合的AA队,整体体能差不多,彼此间行走不超过200-300米。沿路马帮赶着马儿驮着物资越队而行,这些生长在四川高原的小矮马,看上去瘦弱弱的体能却很好,在缺氧的高原走起来如履平地。我们来自平原的普通人,多数是跟不上马匹行走的节奏,只有长期生活在高原的藏民步伐才能与马匹适时同步。

我们队算是厉害的,整个贡嘎徒步队伍中的几百人,只有少量的重装背包客,在海拔3500米以上高原重装40斤行走,没有实力和胆量是不敢挑战难度和强度都较大的高原环线。实际上,我每行走几步,都要停下来歇息,并喘上几口气,不敢完全坐下来休息,怕站不起来。

路上不时有人坐马与我们相向而行,据说是高反下撤的驴友。我一路给自己鼓劲、打气,鼓励自己别放弃,既然选择了重装穿越,一定要坚持走下去。天空之下有太阳光照射的地方人很热,被云彩摭住阳光的地方人就冷,被风一吹,冷的连站立一分钟时间都受不了!只有不停地走,一直朝前走。汗水淋湿了我所有内衣裤,既不敢脱也不敢解开衣扣,只能捂着。生怕受凉感冒引起高原肺水肿,否则没治了。

下午2点,到了下日且乌营地,原以为快到了!问当地牧民,离上日且乌营地还有10余公里。过了下日且乌,眼前有一个大坡,有好几公里长,上升高度接近300米。赶马的马帮有人在揽客,坐马上坡人均150元。走到此地,多数人的体能基本耗尽,好多人走不到今天的终点,只好租马坐上山。

下午17:08分,终于走到了上日乌且营地。我们几个先到的队友选择在河滩中间扎帐篷,河滩地面乱石太多,不好下地钉。临时又换到山坡上露营,这一番折腾下来,被汗水浸湿后的内衣紧贴在身上,冷的使人打颤,这是初级失温的表象。扎好帐篷后,迅速进入帐篷内把汗湿的衣服脱下来,换上干净的衣服,去河边打来水烧开后,泡上奶茶、姜茶、苏泊汤,灌了不少于1.5升汤汤水水,身体才缓和过来。晚餐,又强行补充了二块肉脯和一块压缩饼干,积攒了足够的能量后身体才有所恢复。

同行的章鱼估计在搭帐篷时受了凉,有点发烧。大帅和头疼找了些退烧药给他,又帮弄了些吃的,效果都不太好。晚上,章鱼选择入住牧民的大帐篷,如果有情况可以坐马随时下山。

我早早入睡躺下,在海拔4300米的高度露营,高反发作头痛欲裂,阵阵恶心作呕感觉涌来,晚餐的食物差点都吐了。脖子后背僵硬麻木,眼睛也有明显眩晕之感,躺在被窝子里,身体不敢乱动,全身明显感知到了缺氧痛苦。


10月3日第三日

上日乌且营地--日乌且垭口--莫溪沟营地--徒步18公里,露营地下支乌营地海拔3970米。

早上6:00醒来,通过一晚休息,高反症状似乎要好一些,不再有恶心作呕的感觉。章鱼过来与大家告别,他要下撤了!昨晚一宵没有休息,又补充不了食物。今天上午要翻过4900米的日乌且雪山垭口,体能会跟不上,又不想连累大家干脆下撤。

子洵过来说,他要把背包请马驮过垭口。这是他第2次走贡嘎穿越线,上一次因高反的原因也在这下撤了,这一次他不想下撒,只有轻装过了日乌且垭口,接下来的路就容易克服。

上日乌且扎营的多支队伍,有一半以上的人选择坐马翻越垭口,“我的内心也产生了动摇,至少有让马驮个包的想法”。出营地向西方向,我们以每小时200米的速度攀升,这对轻装行走的人来说也是很快的速度,连续六公里的上坡路虽走起来有些吃力,我们也一直不停的休息,但总体感觉比昨天要好一些。

伴随着山势蜿蜒上升,雪山渐渐露出了应有的峥嵘。伴随而来的就是惊叹、欢呼、呐喊的声音。自在、西西几个初见到雪山的人,兴奋和激动溢于言表,不停的在拍照。而我似乎不为所动,继续保持沉默,只是象征性的瞄一眼又继续赶路,不是想“装酷”,只是累的连看景的力气都不想多花一分。

中午11:00点,终于上到了坡顶,眼前的小贡嘎群山像金字塔般直插云宵,白云缠绕在山峰之上,尤其显得气势雄伟。山下绿色的海子温润如碧玉,宛如镶嵌在山谷中的一颗蓝色的宝石。今天,阳光明媚,在白云和蓝天下照耀下,嘉子峰上的白云缠绕的尤其有气势,我们等了很久,白云散去才得以一睹真容。太阳晒的身体暖融融的,我突然不想走了,不是累的原因,只是想躺下来好好一睹雪山真容。


上午12:30分,开始翻越垭口,到了这关键时刻,我每迈向前一步,都要停歇数分钟,喘息若干次。同行的队友与我一样喘息粗重,脚步也是越来越缓慢,我每一次停歇,脑子里都有了不愿前进的念头。

最后一段上垭口的山道,似乎陡峭而又漫长,仿佛没有尽头。实际上这一段之字形路长不过50米,无论是徒步还是骑马,到此都得亲自抬腿翻越垭口。人们一个挨着一个缓缓地前行,在狭窄泥泞的山道上挪动,不敢有丝毫的逾越,也没有实力去逾越。身边的马儿也在剧烈地喘息着,喷出浓浓的气息,体能丝毫不比人显得优越。我们在耗光最后一口力气时,抬头才发现已站在了垭口之巅,我不敢想信我居然上来了,还是背着40斤的包上来!在海拨4950米的垭口,这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站在这么高的地方,离天空是如此之近!

站在垭口上,回望来时的路,阳光透过斑驳的云层洒在大地上,远方的小贡嘎、嘉子峰等皑皑雪山巍峨壮观。脚下的马帮交杂穿梭在行人之间,如蚁行般踯躅而行。转身前望,天地间一片苍茫,看不到尽头的莫溪沟河谷,两旁雪峰山峦延绵群山万壑。

领队大帅提议全体合影,这次重装贡嘎,除章鱼因高反发烧,第三天下撤外,实到7人,上来的都是好样的。拍完照后,山上地方小风又大,不能久留便赶紧下山。

往山下的路全是碎石组成,每一步都下得小心翼翼,侧着身体一步一移不敢走快。大帅膝盖有伤落在队伍后面,我便陪同慢悠悠的走走停停。

一直走到下午17:30分,远处几顶帐篷露在山坡上,营地距我们不远了,等走到了近前。才知道这是下支乌营地,距莫溪沟营地还有四公里,我和大帅都走不动了,也不想走了,认为这里也适合露营,便不再走了。

一直在路上等我和大帅的头疼和饮血狼,决定继续去下一个营地,还要走4公里。在这个时间节点,天很快就会黑下来,接下来可能要走夜路。感谢这俩哥俩不离不弃,耽误他俩不少时间,按道理不等我们的话他们也早到了营地。

营地海拔3915米,有十几顶帐篷,主要是国外的驴友居多。晚上露营很冷,扎帐篷时冷得哆嗦,用最快的速度掏出羽绒衣套上,把行李放在帐篷内。去水源地取水时,发现大帅状态不好,晚上吃的食物都呕吐了,这也是高原反应的表象,在山上没有医和药的情况下,没有什么好办法处理,给了一包姜糖,帮助烧了点热水,寄希望他自己能好起来。


鄱湖牧童 发表于 2019-10-18 14:29

10月4日第四日

莫溪沟头营地--莫溪沟小海子--冬季牧场--贡嘎寺(露营或住宿) 露营地贡嘎寺海拔3780米。行程25公里。

早上5:30分睡醒,虽然营地高度超过3900米,我的睡眠很实,一觉睡到天亮,也许是累极了的原因,也有可能是适应了高原反应。这二天来种种不适,已成为过去,新的美好又向我奔来。

7:30分,从营地出行不到100米的地方,有牧民在此设了“过河收费站”,每个桥收费10元,我和大帅各交了30元过河。不谈桥的质量好与坏,说是有三个桥,事后怎么也想不起来第三座桥在那里。

过了河前行4公里,到了莫溪沟营地,各个队伍分散在几块低洼之处,周边灌木和杂草丛生,地势南高北低,算不上好的营地。好在靠近水源取水方便。我们在峡长的营地寻了一会儿,找到了头疼和饮血狼等人,然后大家再一同出发。

从莫溪沟营地去往贡嘎寺,沿着山谷树林穿行20多公里,上上下下落差500米,经常要过河涉水,好在现在是秋季,水量不大也不危险。在森林之中行走因氧离子丰富,高反虽有但我已经感受不到头痛,肩上的背包也不再显得沉了!唯一难受的是每次上坡,肺部像堵上了棉花,令人呼吸不畅。

沿路也没有什么好景色,还没有到深秋的季节,满眼尽是那样的浓绿。走在这泥泞的烂泥路上,虬曲苍劲的杜鹃树似在拥抱我们这些匆匆而行的过客,想让我们多停留一会儿,去感受满山遍野花开时的动人景象。随处可见的—松萝,阳光穿透它的网纱,是唯一的亮点。这里环境的确是很优美,只是未到最美的季节罢了!

我们每走一个小时,休息一小会儿。在路上行走的人,都是意志力超级坚强的人,无论老幼、无论男女都值得尊敬。特别是我们背负重装连走4天的强驴,连路途中赶马的牧民大哥都佩服不已!大帅一路对我说,贡嘎之行比“环博格达”虐多了!我没走过博格达,但知道贡嘎路线平均海拨比“环博格达”高近千米,在高海拨行走肯定会累些。特别是从“日乌且”垭口一路翻山越岭,无休止的过河上坡,走在马匹踩踏后的烂泥路上,走的让人崩溃。我不知道靠什么支撑我前行,这是一段枯燥乏味的旅程。

下午4点,到达三岔路口,往南是去老贡嘎寺,往西去子梅村。去住老贡嘎寺要交20元进寺费,以维护寺庙建筑之名收取。原计划大家聚齐后一起前往贡嘎寺,头疼因扭伤了脚落在后面,硬抗着在走来的路上。在等头疼的时候,天色慢慢暗了下来,我们一路过来被汗浸湿的衣服,粘贴在身上特别难受,林风一吹冷得打颤,我和大帅冷得受不了,便交待饮血狼和子洵先行去往老贡嘎寺。去贡嘎寺可步行,也可租坐当地人的摩托车。

这座藏在深山的古老寺庙,不仅是历代贡嘎活佛闭关修行的圣地,也是登山界攀登贡嘎主卫峰的大本营,有600多年的历史。海拔3763米的贡嘎寺正对着海拔7556米的贡嘎山主峰,中间只隔着一条山谷,两者之间直线距离比“子梅垭口”与主峰的距离近一倍,也是最好观测主峰重要位置,可惜天公作梗,云遮雾罩白茫茫一片,什么也看不到。

从三岔口到老贡嘎寺步行约半个小时路程就到了,没有想象中的五公里路远。寺院管理方腾出几栋房子用来经营,接待来往的“驴友”和攀登者,在国庆大假期间上百个铺位,依然不够住下所有的到访者,全部房子被人预定一空。

我们几个只好找了个棚子搭地铺睡。先到的自在和西西估计是馋坏了,路餐不再愿吃,去主殿买来方便面,连吃两碗方便面。我无所谓吃什么东西,本想继续吃饼干,到主殿一看有可乐和方便面卖,也买了可乐和方便面充饥。大帅依然没什么胃口,方便面也不想吃。自在本着照过同队兄弟,打着出门靠“蹭”幌子,主动去找我们一同来的商业队领队博弈,给大帅要了一些米饭和蔬菜。


10月5日第五日

老贡嘎寺营地—下子梅村—子梅垭口(包车)--下子梅村(住宿) 露营地下子梅村海拔3430米。行程11公里。

住在“老贡嘎寺”的温暖客房大厅里,一直不愿起来,室外淅淅沥沥下了一晚上的小雨,雨水通过屋檐沟缝渗入我的帐篷旁边,打湿了部分装备。

满屋子的鞋臭味令人难受,实在让人避之唯恐不及。而我在此环境下,仍坚强冲泡了奶茶就着饼干给自己填食,我的神经变得有些麻木,啃着难以下咽的饼干闻着难闻的味道,还能吃得下去!在生活细节上,是什么使我变得如此粗俗,变得不再那么挑剔,这一切都是源于热爱的徒步登山运动。

上午9时,南面云层睁开了一只“眼睛”,背包客们兴奋了半天,一个个不愿离去,只等“王的觐见”!曾经在网络上看过一张图片,洁白晶莹的雪山下,云海之上一位“驴友”正重装前行,画面唯美,让人心醉!可现实是主峰半遮琵琶半遮面不愿意露去真容,什么也看不见。我便失去了耐心和饮血狼先行,其他队友随后跟上。

从贡嘎寺去下子梅村大约11公里,海拔从3700多米下降到3200米左右,沿路高大松木树上挂满了长长的白胡须,这些松萝只有在空气质量极好的地方才能生长。有的树叶开始泛黄、着色,变的更加有层次感,透过树叶的光线变得金灿灿的,让人仿佛置身童话世界一般。

又下到一个三岔路口,往右去上子梅村,往左是去下子梅村,去下子梅村路途要远一些,但山下的农家接待能力要好一些。

又走了3公里,汹涌的河水从大雪山奔涌而下,在中子梅村口拐了一个大弯,当地藏民在河上架起了一座简易木质桥梁,河的对岸一片金黄,秋的意境在这里得到了完美体现。越往下,千树万树的红叶愈发红艳,远远看去,就像火焰在滚动,走在这山林峡谷小道中,确有一番别样味道。

中子梅村的几户人家,也开办了接待驴友的客栈。藏民的民宿外墙就地取材,细石垒就的土坏墙高大厚实,用藏族特有的文化装典的富丽堂皇,内部多用杉木装饰楼面,底下一层住牲口,二楼作为生活起居,阁楼堆放粮食与木柴。这种房屋外观高端大气,内部功能齐备,冬暖夏凉适合起居。

这里太美了!本想临时住在中子梅村,但我们有一队员说,已请同行商业队的领队博弈在下子梅村代为预定了客栈,我们只好赶往下次梅村。在下子梅村,好几伙登山队已经下撤了,村里空余很多床铺,我们担心的没有床铺睡的情况不存在,平时每人80一床位,每人只花了50元找了一家客栈住下。

下午三点,我们8人包了一辆面包车,去子梅垭口观景台看贡嘎主峰。从下子梅村3200米的地方直接拨高至4450米的子梅山垭口,途中要拐几十个大弯,坐在国产的长城车上,藏族司机在蜿蜒的大山上,开车如飞舞般的狂飙,吓得我们尖叫连连。

上山时雾气蒙蒙,放眼望去天地间一片混沌。到了4000余米以上的高度,天空开始发亮,远处的景物隐隐约约的,我们觉得有戏。终于到了子梅垭口,而我们继续上行,前往子梅山顶观景台。

下午3:50分,站在子梅山山顶俯瞰大地,以垭口为界左边云雾缭绕,右边山路蜿蜒曲折,像一条彩带从云间飘落下来。游人似一个个小点,点缀在白云之上。正前方贡嘎主峰云彩缠绕,阳光下的云海散发出浓浓的耀眼的白光。我哪见过这么漂亮的景,完全被眼前景象所震撼,有种想要跪拜的冲动,甚至觉得坐在这里等上一辈子,直到生命尽头,也无怨无悔。我把手机对着云层上的主峰咔咔不断,而同行西西与自在,竟然在雪山之巅做起了瑜伽,在空气稀薄的高原,不要说做高难度的动作,我连走路都喘息厚重,实在是不敢乱动。

下午4:10分,对面雪山变化较大,云雾开始慢慢散去,山顶贡嘎主峰,终于露出了冰山一角。这时,正南偏西方向出现一个巨大的彩色光环悬在空中,光彩照人。更让人称奇的是彩虹光环之后,还出现了佛光,那一刻,我心都醉了!在波涛滚滚的云海之上,彩虹和佛光同时出现的绝色美景,连藏族司机也说少之又少,我们是佛的有缘人。这是蜀山之王-贡嘎,对我们远道而来的信徒一次觐见!

有哲人说过,“我们的心,常常被功利和物欲所束缚,当面向辽阔大海时,当面向无垠旷野时,当面向巍峨高山时,会觉得自己曾经追逐的一切,在那一刻显得多么微不足道,曾经迷失的自我,在那一刻显得那样卑微和渺小”。看山中花开花落,望天空云卷云舒。我突然悟出这才是我们最想要的自由——心的自由!

我亲近自然的机会较多,加上年岁的增长,比同行多了一份平淡之心。其他人很少有这样的机会,始终留恋不肯离去,在藏族司机的再三催促之下才肯下山,而我的金山夕照只能留下遗憾!

晚上,找客栈老板炒了几个菜,大家AA吃的尽兴,这是自登山以来最好的一顿美味,我和头疼还喝了几杯小酒,大家话语也多了起来,兴奋之情始终不愿散去。


10月5日第五日

下子梅村—巴王海—烂碉房(包车)—草科乡(住酒店)草科乡2230米。徒步16公里。

早晨6:30分醒来,周边几处客栈沸腾起来,赶马的藏族老哥在给马匹喂食,这是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在马的嘴巴套上一个布袋,布袋内装有玉米或大豆,这样马儿们不争不抢各自安静的用食。

清晨的高原,经夜间秋雨的洗礼,迷人而忧郁。炊烟从各家的烟囱升起,像纱幔般弥漫在乡间大地上,藏式民居在晨雾里若隐若现。这一切似梦境一般,美的那么不真实,那么的幻。

我和大帅及老海8点准时出发,老海是昨天从贡嘎寺路上偶遇的独行者。这有一段简易公路可直通巴王海,路的尽头被山阻隔,车辆再也无法翻越,只能马帮或徒步穿行。其他队友因伤病选择包车前往,而我们三人继续选择徒步。去巴王海先走8公里的山间公路,过了巴王海再走8公里的山路到烂碉房,这样此次贡嘎转山才算圆满结束。

我们计划用4-5个小时走完16公里,一路上森林植被变得更加茂盛,放眼望去,两旁全是巍巍的群山。一条小溪像黑丝带一样延伸至远方,在晨曦的照耀下很有诗意。

到了巴王海,有人从前方反穿过来旅游,“巴王海”这种川西人口中大山里的海子,实际上是典型的堰塞湖,是因峡谷两边石头塌方阻塞而形成的水面,汹涌的大雪山融化后的河水在此变得平静,低洼地处的树木,被水浸泡后又形成新的景观。

巴王海的秋,还没有进入深秋!没有层林尽染,等叶子全黄了的时候,山野呈现一片金色时,也是最漂亮的时候,周边彩色山峦倒影在湖中,那个美真的是太棒了!

中午12:30分,我和大帅终于走出巴王海,到达烂碉房。烂碉房后通了公路,这是整个贡嘎穿越的终点线。6天行程走下来,累计行走96公里,全程重装8人,小队下撤一人,后又在贡嘎寺路上捡到大海,还是八人。大家一路上不离不弃,相互加油鼓劲,结下深厚的友谊。这番友谊不是一幕短暂的烟火,而是一幅真心的画卷,是一份交心的相知。

后记:这次贡嘎穿越之旅,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在高原重装徒步。从3300米的老榆林电站始,到2700米的草科乡烂碉房终,最高点达到4950米。对我这个年龄段的中年人士也算上是高危路线,一路上,其他队友不同程度出现状况,有的及时下撤。虽然我没有出现任何不适,但还是超出我的体能极限,高估了自己力量,背的东西既多也沉。说明作为一名老户外挑选装备和补给的经验仍存在不足,希望在下次出行更好一些。

感谢成都驴途畅享想户外运动公司的领队 博奕

感谢成都驴途畅享想户外运动公司的领队 心之所向

这次出行感谢家人的鼓励,特别是要感谢爱人的默默支持,我知道每次出行家人不担心是不可能的,但是诗和远方是每个户外人的终极梦想,作为家人不反对就是最好的支持,何况每次爱人都说我的回程定下来,她第一时间开车去接我。其实,她才是我心目中的圣山!

贡嘎之行短短几日里,一路走来,高耸的雪山,浩瀚的星空,茵绿的草甸,皑皑的垭口,湛蓝的海子。总让我欲罢不能,选择毅行,磨砺自己,只是为了在路上遇见最美好的“你”!

2019年10月25日于南昌

( 本文作者 : 鄱湖牧童 )

成都驴途畅享想户外运动公司领队 博奕。。你的帽子在那哪儿买的,给个地址。

发表于:2020-4-7 13:17


这山走的如生活一般,途中有苦有泪,但最终都会到达幸福的彼岸~~ 用极一生兜兜转转,却发现其实只是绕了个圈又回到了原点~~~ 爬山,人生,世事居然尽是如此~哈哈哈哈

这山走的如生活一般,途中有苦有泪,但最终都会到达幸福的彼岸~~
用极一生兜兜转转,却发现其实只是绕了个圈又回到了原点~~~
爬山,人生,世事居然尽是如此~哈哈哈哈

发表于:2019-11-29 12:05


拥有贤惠妻子,拥有美的行程,平安回来,天下您最棒!!!

发表于:2019-11-6 15:24


[      10月5日第五日     下子梅村—巴王海—烂碉房(包车)—草科乡(住酒店)草科乡2230米。徒步16公里。[......
激情的穿越,不同的繁星。您们是雪山神鹰,群山万壑为君歌唱!

发表于:2019-11-6 14:58


牧童大哥精彩游记 拜读了,我觉得贡嘎穿越 难度并不是太大呢,哈哈,有可能是适应了这个海拔高度和强度吧,欢迎牧童大哥以后来川西玩

发表于:2019-10-31 09:47

相关文章